阖黔、

这里阖黔,本命喻队。

@七月流莺
我是第一个REPO吗?

首先感谢老师给我们带来这样好的他们!
本子拿到以后还有点不敢翻,摆弄了有好一会,加上直男拍照技术,只有这三张了。

我敬山河一杯酒,山河敬我终老去。
暮色尚有余辉,老鸟亦能啄其喉口。
河泽为袍,袖拢青山,我辈仍少年。

光阴尽头,仍有无名山河为你铭志。

——《山河敬我》封底

【王喻的十二朝夕/17H】梦网捕捉

#原著向,双向暗恋

#喻文州视角

#对应王杰希视角文章: @喻闻殊_ 《纵然时光变迁,我仍将深爱荣耀与你》


00

客厅的天花板上打着暖黄色灯光,浅灰色沙发上的白色绒毛抱枕看着柔软,阳台旁的立架上绿萝长得正好,鱼缸内几条锦鲤游得快活。四下尽是一派温馨。

这是王杰希和喻文州在一起的第五年。

 

01

“喻文州,起来吃早饭。”

喻文州裹着被子翻了个身,闭着眼哼哼两声算是答应王杰希。他向来爱睡懒觉,往年在蓝雨要以身作则不能迟到多睡,这会退役才总算是有了闲暇。只是喻文州每天赖着不起睡到日上三竿,早饭午饭混作一谈,着实让王杰希头痛。

就比如今天。

“喻文州?”王杰希许久没再听到动静,又试探着喊了声。

“嗯。”喻文州把头埋进被子里。

这绝不是他第一次赖床不起。喻文州此刻意识混沌,脑子里昏昏沉沉,似乎睁开眼都费力得很。他努力让自己看清眼前景色,阳光映入他眼帘,照进眼底,随着他血液流遍全身,和那年如出一辙。

阳光正好。喻文州隐约听见王杰希的声音,但却隔了层雾水般听不真切,只是黏黏腻腻地和回忆纠缠到一起,分不开了。脑内好像有很多很多的过往交汇重合,无限延长又快速缩短,膨胀到填满世界又坍缩成无限小的奇点,写着的却都是“王杰希”三字。

仿佛置身云端,四下温暖柔软的触感包裹住喻文州,沁入他身体的每一处。云层开始下降,轻轻将他拉进梦海,浮浮沉沉。

喻文州闭上了眼。

 

那年,那年......

 

02

第七赛季,决赛前一天22:25。

喻文州坐在电脑桌前,他刚刚拒绝了黄少天出门撸串的请求,被后者定义为不食人间烟火并大肆吐槽。

不食就不食吧,烟火气也不是人人都喜欢的。

喻文州打开电脑上了微博,在首页翻了翻,内容无非都是些新闻段子,以及明天的决赛。微草对百花,和第五赛季实在是太过相像,只是百花没了孙哲平,微草又是第三年进决赛,网上风向似乎要更倾向于微草夺冠。

算了。喻文州关闭了网页,蓝雨的夏休已经开始了。

“喻队?”

右下角企鹅闪烁,喻文州移动鼠标,双击点出弹窗,是王杰希。

莫名其妙的。明天决赛场,战队队长不去休息也不动员,来找对家队长做什么,临时场外援助吗。只是喻文州向来教养良好,不在不了解情况的时候就随便弧人。他敲出些字符回复王杰希。

“在,王队有什么事吗?”

对面很久没动静,喻文州甚至疑心王杰希是不是睡着了。不应当。他起身去倒水,回来时捧着茶杯望向屏幕。王杰希回复道:

“喻文州,我发现我不喜欢冠军了。”

喻文州懵了。

他王杰希明天就要上决赛场大杀四方,今天不睡觉来和他说不想拿冠军?王杰希,你倒是可以啊。喻文州和王杰希也算认识的早,再加上常有的想法相似,称作知己也不为过,只是这次,他不能理解。

“那你说你喜欢什么?”

回车键发送,这次对面是秒回。

“喜欢你。”

 

喻文州双手搭在键盘上,良久无言。

他大可以把这当做是一句朋友间的调侃,临赛前的放松,可是你王杰希究竟怎么想的。

是玩笑吗?是玩笑吧。

喻文州眼前好像是一片昏黑的天无星无光,四下无人,只有风作出奇怪声响,仿似天地间腔体共振。强烈的气流从他身侧刮过,气压迅速下降,像是要席卷空旷天地间一切。喻文州身形有些不稳,似乎下一秒就要被吸引进另一个世界。

他却凭着不知道什么信念躲开了,逃离了这片虚空。

喻文州飞快地关了电脑,机械般洗漱上床。他平躺在宿舍床上,空调运作的声音闹得他有些心烦。

这算什么?

喻文州努力想让自己平静下来,他知道这样不好,却还是抑制不住地去在意,觉得烦躁觉得不行觉得怎么就必须得这样。

 

别开玩笑了,王杰希。

他很想把这句话说出口。

可他没有。

 

03

第十赛季决赛后晚,黄浦江边。

喻文州暗灭手机屏幕,把黄少天的盛情邀请关在了另一个世界,任凭黄少天再怎么轰炸也无动于衷。

闭幕式而已,没什么好看。他这样告诉自己。哪怕那里会有王杰希。

喻文州多聪明,他早就知晓了自己对王杰希的感情。不知从何而起,何时方休,他小心翼翼地不让这份见不得光的感情暴露在他人面前,一手捧着一手遮着,费尽心思用自欺欺人的甜意维持生长,却不敢让王杰希知晓一分一毫。

次次回避,次次刻意。

喻文州早就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了。他躲过微草蓝雨间的赛后聚餐,躲过王杰希口中的出去转转,躲过两人间好多次的相处。

再多一次大概也没什么所谓吧。

喻文州靠在江边的栏杆上,打开了一听啤酒,仰头灌下了一大口。他没怎么喝过酒,也就认得几个名气大点的牌子,这两罐是他随手挑的,口感生涩不怎么好,只觉得苦涩从舌尖透到了心里去。喻文州,你可是真没出息。他心道。

远处有个熟悉的身影。喻文州眯着眼看了会,是王杰希。

这什么运气?

大半罐啤酒下肚,喻文州稍有些醉意,另一听酒就摆在那里,他也没想到去藏。王杰希看着喻文州,又看看他手中的啤酒:“没和黄少天一起?”

喻文州乖巧点头:“少天去看闭幕式,我就自己出来了。”

不,其实是因为你。

对话没再进行下去。喻文州把另一罐啤酒递过去,王杰希没接,摆了摆手:

“喻文州。”

“嗯?”

 

王杰希看向喻文州:

“今天看得到星星。”

 

04

王杰希伸出手推了推喻文州:“喻文州?”

喻文州渐渐转醒,他睁开眼,看见王杰希身后阳光正好。

 

他还记得梦里的场景。如果喻文州再睡下去,可能会看到他和王杰希一起出征世邀赛,夺冠时王杰希的那句“我们是冠军”;可能会看到他和王杰希走进大漠,踏足雪山;还可能会看到王杰希在厨房里做饭,两人温情的一个吻。

这样的点点滴滴太多太多,此刻却都像一场梦,被缘分的红线织到一起,形成一张巨大的网,牢牢地包裹住喻文州和王杰希。

这本就是一场梦。

 

喻文州坐起来,在王杰希唇角落下一个轻吻。他声音里还有初醒的黏腻:

“嗯。”


土味情话。

你是氢氟酸,
我是二氧化硅,
我愿融入你的骨血,
就好比二氧化硅在常温下独溶于氢氟酸,

——只此唯一。